Welcome! 登入 註冊
專區首頁 專區百科 專區論壇 專區地圖
啟明拉瓦的原住民文學課

Advanced

W08_4/17_報導文學_當代法律與原住民傳統

W08_4/17_報導文學_當代法律與原住民傳統

W08閱讀文章

1.-報導文學選集-官鴻志-不孝兒英伸(PP175-217)
2.啟明.拉瓦-尤瑪,你還會回來上課嗎?(PP91-115)



Edited 1 time(s). Last edit at 02/05/2020 02:22PM by cmchao.
(編輯記錄)

老師代轉貼

108105013 歷史一 劉丞傑
官鴻志     《不孝兒英伸》

自文章的一開始,作者便已經肯定了湯英伸犯罪了,而且是殺人的滔天大罪。之後,一一的場面在我們眼中展開了:從警察局、西餐廳、法院, 到了家庭、學校、乃至整個社會。

思索訊息中傳遞的事件之時,湯英伸的心理狀態也在我們眼中一一展開了。
熱情的青春、蒙昧的單純、純粹的善良,到了犯罪的後悔、失落的無奈、孤獨的痛苦。

湯英伸,面臨是文化的調適與各種矛盾、衝擊,當時的悲劇是湯英伸,還是整個環境造成的?所謂正義又是什麼人的正義?。



這兩篇的故事都有反應到現代原住民家庭的各種問題,因為求學、工作等等...,必須得到都市中奮鬥,前一則是對於都市裡的大小事務都還沒理解就進入到一無所知的社會,而被社會壓著打進而犯錯毀壞一生,雖然做錯事,但是,勇於認錯甚是痛徹心扉,這也展現處出原住民得天性;後篇則是對於未來的想像,反映到之後的人生是否跟最初的自己有所對應,也能在裏頭發現到原住民的家庭觀念的差異及原住民小朋友的天真樂觀。



湯英伸的故事在我修習的青少年問題輔導課程中便有提過,印象非常深刻,因為它不僅是一個青少年個體的困難,而涉及整個社會不同族群間的意識。閱讀報導文學跟平常看新聞的感覺很相似,但又有點相異,新聞應該需要避免個人意識,報導文學則像是用儘量客觀的方式敘述故事,在敘述後添加個人想法意見。


看完報導文學文章後除了感嘆、難過之外,我有一個非常無法理解且認同司法的地方就是:為什麼仲介公司無須負責?甚至能夠繼續營業?整個事件不難聯想資本主義窩齪之處;「權、勢」常是決定他人一生的關鍵點。連結到〈移動的旅程〉探討的教育權,現今社會似乎難以用無經過漢人教育的方式立足,原住民固然可以選擇留在家鄉(山上)務農或自給自足等,但是難以防範自身受到主流權勢的欺壓,又繞回若是不知彼何以戰勝的起點。儘管我個人認為這屬不公之事,卻尚無能解決。目前假想到的方法是能設立屬於原住民的學校,並規劃其同等漢人學校學歷(似暨大原專班的國高中版)。


如老師所言,偏遠教師筆記確實引起我很大共鳴,筆者有許多值得借鏡之處,平地學校老師最該學習的,不是罵(原主民)孩子愚鈍,而是該反省是不是缺乏因材施教。



江柏翰

看完不肖兒英申,心中是滿滿的沉重感,從一個內向害羞的人,短短幾天內竟然變成連續殺人案的兇手,這絕對不是只有兇手一個人的問題,確實,從後來作者的內文裡頭,可以明顯看出這是一個社會的悲劇。被人歧視是怎麼樣的感覺?我不知道,但一定不好受,更別說從小到大,被多數人無意甚至有意的歧視了。本文的主角就是出生在這樣的社會裡,而那個社會就是你我的故鄉,台灣,這也是我閱讀的過程心中充斥著滿滿的沉重感的原因,文中藉由其他原住民的口述,實在讓我難以想像,這真是我認識的台灣嗎?一個學校的教官可以臉不紅氣不喘的汙衊原住民偷竊,若是我被這樣對待肯定受不了,而我也不難理解為何本文主角英申會做出那樣的舉動,被人吃夠夠著實讓人憤怒。儘管此事在社會引起了很大的討論,但他最後仍然逃不了死刑的後果,讓我在閱讀時也多了份感傷,我也慶幸我生在現今的台灣,類似的事件在現今的台灣幾乎未曾再出現,漢人和原住民間的對立少了很多,取而代之的是以朋友之名建立起的友情,儘管如此,希望這個社會能夠記得,有個叫做湯英伸的人曾經遭受到的對待,並希望這樣的事情能夠永遠不再發生。



Re: W08_4/17_報導文學_當代法律與原住民傳統

是,這一篇不孝兒英伸,也是我多年來一直沒有更換過的文章,目的也是要人們記得這人這事,並且希望這類事件永遠不要再發生。



1082 原住民文學-報導文學


組別:第4組


成員:湯予絃、蕭銘夆、張家盈、蔡佩均



《不孝兒英伸》


心得撰寫:諮人二 蔡佩均


文章開始是講殺人案件發生沒多久明顯是倒敘法內容可以看出英伸的無助害怕還有家人的擔心和對英伸的信任(相信英伸沒有殺人),之後畫面轉到法院上死者家人的痛罵和憤怒法庭上講敘他離家工作感到彷徨與無助還有在工作時的不理解、疲憊、憤怒與隱忍,直到老闆的那句「番仔」,他決定辭職離開卻遭到老闆的反諷和勒索,一時衝動就攻擊了所有人釀成的悲劇。


一審結束後所有人都專注於民族間的矛盾和衝突,畫面又轉到英伸以前的同校同學開始說英伸的家庭還有因為英伸的才能跟溫柔受到全班同學的愛戴且為了讓英伸免於死刑,同學們努力的嘗試各種事,不過英伸對此不斷的拒絕,這裏穿插了神父對英伸以前的事情,可以感到英伸以前的不安和壓力,最後的最後律師為了讓英伸免於死刑而努力,把英伸在文章最初時自首在法庭上爭取,最後英伸得到了無期徒刑卻免於死刑,神父說了一句大約是不知道死刑比較好,還是活著永遠待在牢裡懺悔比較好?


心得撰寫:土木四 湯予絃


這篇文章在講述一個令人非常沉痛的案件,一個原住民青年懷抱著希望和沉重的擔子北上打工,卻因為被騙、被欺壓,失手打死老闆夫妻和女兒的故事。


字裡行間把原住民少年湯英伸、他的父母、他的族人們的情緒、行為都描繪的很深刻,邊讀的過程腦袋裡的畫面非常清晰,我讀了好久好久,好像意識真的進入到當事者的感官裡,心跳都慢了下來,因為真的太衝擊了…


這個案件引發了很多原住民的注意,也讓許多人關注起原住民與漢人間的矛盾和衝突,原住民天真純樸樂觀的性格,在面對壓力時,又被"商人"算計欺壓,之後引發的悲劇讓好多人都心碎了,但也讓好多人都團結了,雖然最後原住民少年仍難逃一死,但他的死讓好多人開始注意起原住民離開部落後讀書或工作面臨的問題,值得省思。


《尤瑪,下學期妳會回來上課嗎?》


心得撰寫:社工四 張佳盈


報導文學可以反映出社會中出現的情境還有真實的情況。這篇文章描述的是原住民中輟生的相關議題與原住民在教育上所可能碰到的困境因素,我認為在原住民教育這個方面不僅單單只是以一個構面去看待,從文章中可以看到教育和其他因素環環相扣,包括連結到原住民的就業問題、經濟狀況甚至家庭功能還有原鄉教育資源的匱乏和不足,我們都可以加以去省思。


以下列點簡述文章中造成原住民中輟生案例的因素:


1. 能夠選擇的學校或科系有限2. 原住民家長的教育觀念3. 無法適應在學校的教育環境(主流文化、老師教學方式)4. 學校離家遠(上學必須舟車勞頓)5. 不知道為什麼要學習(自己的部落就已經有工作了)6. 家庭經濟負擔不起(需要幫忙家人一起工作)7. 家庭功能不彰(單親、隔代教養比例高)8. 教育體制的僵化


教育和就業的關聯性:念書很重要嗎?


這篇文章其實讓我很有感觸也充滿了一些無奈,我的社會工作兩個重要的實習都是在原住民的部落,而主要的服務族群對象都是兒童及青少年,其兒少最重要的議題就是教育,我深信教育可以改變一個人也能讓一個人脫離貧窮遠離階級複製,但就像文章所說的可能原住民家長在對於孩子的教育觀念上和漢人有所不同,好像是不是讀書、念書不一定是在未來發展的唯一選擇?


而我在實務經驗裡所看到的個案也跟文章中所描述的大同小異,我所待的實習地方花蓮縣和平部落裡,青少年10個有可能不到1個有念到大學,甚至念了也不一定會念完,理由有三個重大原因:1.我不知道為什麼要念書,反正部落裡有水泥工廠清潔工等工作,那我以後一定有工作,所以不需要念書。2.學校太遠了,我好累,每天都要六點起來搭車,如果搭不到就遲到了,算了我不要念了。3.家庭教育觀念採比較放任制,青少年自己也不知道他對什麼有興趣,我不知道我以後要幹嘛。在學校輔導生涯規劃課程有限的情況下,青少年無法找到一個目標和未來規劃,也較沒有自信心,認為自己一定做不到,於是在未來的就業上又承襲了和父母一樣的工作,高勞力工時長危險度極高的工人。在社會現實的環境下與教育體制的僵化,教育在社會上還是佔了一個蠻大的比重,如果沒有受過良好的教育,就業環境條件低,失業也相繼伴隨而來。


教育、就業和家庭的關聯性:部落社會結構的發展


上述所提及的部落社會因素環環相扣,就從我在實習部落的例子來說,高勞力工時長危險度極高的工作,可能影響到的是健康方面等相關的問題,父母在工作意外中喪命,孩子因此缺乏支柱成為單親家庭,或是家庭經濟負擔重使孩子缺乏適當的陪伴而影響後續的成長或是價值觀上的偏差,成為中輟生或是其他教育問題。就業環境不佳、失業率高導致酗酒行為頻繁。這些種種因素都讓將會影響整體部落社會的發展。


《親愛的,你要去哪裡?》


心得撰寫:資工三 蕭銘夆


文章標題巧妙的雙關,帶出萬大群中「親愛」、「萬大」、「松林」部落中對於教育及未來的憧憬與隱憂,文章安排的次序由國小生、國中生到中輟高中生,一步步由憧憬到幻滅,帶領讀者領略原住民在現實求學中所遭遇的困境;書中的段落標題用「數字」加上「事物」的寫作手法,除了擁有統一性之外,也產生複沓的韻律感,正如最後兩個段落的標題所呼應的,「無限」的可能是來自「一聲」的祝福,而在報導文學的筆下我們應該反思,以現今台灣的社會環境,真的能讓原住民有無限的發展性存在嗎?


三個國小畢業生


「親愛的」,在文中是部落裡的人所互相戲稱的別名,但也可以視為是所有在求學路上的原住民族;「你要去哪裡?」看似是一句問句,而文章中三位紀錄片的主角也的確如此認為,認為自己能夠為自己的未來做決定,但是要是家庭無法在後方支援,畢業的孩子也不見得能夠到「大都市」埔里去就讀,就算經濟情況能夠負荷,孩子也是孤身一人到遙遠的山下就讀,面臨著適應不同環境的難題。


兩位國中學長


到了國中,兩位學長都遇到了適應上的問題,在大多數人與自己都不是同一個族群的環境下,與部落裡截然不同的高度競爭性,而能夠與自己來自同鄉的夥伴更是少之又少,再再的都體現出原住民與漢人社會文化衝突,以及孤立無援的窘境,最後不是選擇咬牙硬撐,就是回到部落當中,雖然資源較少,但至少不會被外在環境壓力所擊潰,這樣看來,他們是真的能有選擇嗎?


九位高中中輟生


九位原鄉高中生,各自因為不同的理由而中輟,除了少數意外之外,理由不外乎就是適應不良以及經濟壓力,被迫暫時或永久停止學業,回到了山上打工養活自己與家人,而有意繼續升學的人,則是因為資源不夠,所以要比別人花更多的時間與精力,才能完成教育而出外發展,在教育上觀點,體現出了不平等的情況,現實也終於壓垮了夢想。


總結


最後,根據原住民出社會後的薪資所得統計,終究也比一般漢人學生還要少,不只在不同的出發點上開始,好不容易抵達了終點,卻還是沒有辦法跟別人站在相同的高度,因為這場教育競賽的規則是由漢人的主流社會所訂,沒有跳舞、沒有唱歌,只有更多更多的學術競爭,是一個相當不利於原住民的環境。


所幸,在這篇文章出版的十餘年後,台灣的整個教育環境更加多元,對於少數民族的受教權益與資源分配都有所調整,讓部落的孩子能夠「真正」得去選擇自己所愛所求的事物,而這一切都還不夠完善,期待在下一個十年之後,偏鄉教育的完善性能符合每一位孩子的心之所向。


《問題與討論》


1.在看到如此多關於當代的原住民受壓迫的歷史傷痕,試問現今社會中的原住民族有受到實質的平等了嗎?


2.現今的教育制度下,除了加分與著重偏鄉教育的落實外,我們還能從什麼地方著手,讓原住民學童在台灣能夠受到公平的教育?



歷史三106105061 姜智程

尤瑪,你還會回來上課嗎

      在看完這兩篇文章後, 我對於原住民自身的文化認同有一些不清楚的地方, 在文章中有提到原住民學生輟學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一個是原住民的自由開放教育觀, 這個對於漢人來說是非常奇怪的事, 因為我們的父母不會這樣放縱我們, 看人父母會認為教育才是孩子最好的出路,而原住民父母不這樣認為。 但在現今社會教育是最廉價的成功方法,這是不可否認的,原住民的這種觀點與現今社會產生了非常大的衝突, 那麼這種觀念或文化還需要留存嗎? 我知道老師經常說原住民的文化需要流傳下來, 但一些不必要的東西真的需要嗎? 就像原住民以前會獵首但現在還會嗎? 落後就要挨打,不符合主流社會的東西就會被淘汰, 但在文章中把這種東西稱為宿命,這也太悲觀了吧。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一開始乾脆就不要融入主流的社會, 居住在山林中,自成一格吧。





雖然我不是原住民沒辦法完全理解這樣子文化上受到壓迫與歧視的傷痛,不過在看了這一篇〈不笑兒英伸〉真的很難過也很想哭,淚水在眼眶打轉,作者在描述這件事時結構很順暢自然,我的靈魂就好像穿越了時空回到了那個事件的現場,真真切切的讓英伸的委屈直接打在我的心上,我無法以結果論來看待這件事,若直接判死刑是很沒有意義的。但透過作者深入探訪特富野也讓這件事情有不同的面貌!很遺憾一位優秀的鄒族青年逝世,但卻也是原住民權益覺醒之始,經過多年許多前人的努力,來到我們這一代時,漸漸已經不會再有這種歧視與霸凌的行為出現,更多孩子有文化上的理解、互相學習彼此文化差異而不是壓迫與霸凌。

〈尤瑪,妳下學期會回來上課嗎?〉

這篇議題曾經和同學討論過,而我之前在暨大擔任學伴時,我還記得我的小學伴是一位都達國小四年級的賽德克男孩。看完這篇,不知道他最近好嗎?算一算時間他現在應該是六年級了,不知道會不會讀哪間國中?

這篇文章牽扯到社會學、經濟學、心理學,這個輟學問題真的蠻難處理的。從家庭結構、父母期待、文化差異、收入來源…以我的觀點來說,將來我畢業後出去找工作,等工作穩定後自己買房子,喜歡哪裡就在哪裡落地生根,與原住民可能一輩子都在相同的部落生活明顯是很大的不同。這樣說起來我好像太過幸福了點?從小讀書也沒有半點煩惱,爸爸媽媽都很努力的賺錢養我們,不像文章所提及那種不穩定的家庭結構。有一陣子我常常在想是人被命運所牽制還是人可以掌控命運?至今也沒有找到解答,但在全台灣網路普及的狀況下我相信知識的取得方式是容易的,而真正的問題在於每個人心裡對自己的期待是什麼模樣吧?外在環境是重要的,但每個人心中怎麼想與如何行動才是取決一切的關鍵。我所讀的國小就我目前所知讀國立大學只有2-3位,全班約30人(都是漢人)但有些家庭結構也不穩定就如文章所敘如此,因此很多同學高中讀完也沒升學,有些甚至沒念到畢業,都是遊走在社會底層與邊緣的孩子(有的甚至犯罪在坐牢中)。每次想到那些同學還是會覺得很心疼,而這種心疼是不分族群的,我希望有一天不管是漢人還是原住民新移民的孩子們都能擁有均等的教育使自己的長才發揚光大。



《不孝兒英伸》


原住民的問題太複雜,如果這些問題好解決,就不會存在這麼久了。ABCD環環相扣,解決A前要先解決B,若要解決B還要先解決C。但是誰可以改變這種狀況呢?我覺得這是目前最悲情的文章。



如果湯是漢人,感覺輿論會正反二方打平(一方壓榨、一方喝酒情緒激動),不會一面倒。


《移動的旅程》


1看淡學歷


原民小孩的教育受父母很大影響,而且在他們猶豫遲疑的時候父母是無法給他們鼓勵的。不是指爸媽不在乎,就像大家知道的只是價值觀不同。


在漢人印象中,中輟是負面的,大部分學生不會也不敢中輟;而原住民家長覺得無所謂,小孩成績太差有什麼關係?


假如父母不在意我的學習情況,這好像被降職時跟朋友抱怨,朋友卻說「有差嗎?還不是待在同一家公司」一樣令人難過。


2回部落就有工作了


我當初也想過不唸大學。為什麼我要讀大學?總是要出去工作啊。我認為這心態跟某些原民的看法相同。


但我父母都認為上大學是難得的機會(有期望),希望我讀大學,讓本來猶豫讀與不讀的我選了現在這條路。


這也是我週五會說,要對小孩有期望的原因。


跟原民父母相比,我父母推了我一把,就算我不確定讀大學是好是壞,至少會知道父母是支持我的。不過換做原民學生猶豫要不要唸大學,父母也許覺得沒差,也不會管什麼,而原民學生因此少了被支持的感覺,遇到意外時會更容易休學或者無法完成學業。


3教育是最廉價的成功方法


教育真的廉價嗎?對低收入家庭來說,國小的時候大家都可以讀,國中有點困難,高中更不用說,何況是大學。而且教育程度越高,學費也越高,還有隱藏著的通勤費與日常雜費……


雖然跟國外相比,這邊是很廉價了,但對真正需要幫忙的家庭來說,這些錢還是難以負荷。如果家長又認為讀書沒什麼用,要唸到大學就是一件非常遙遠的事了。


這跟湯英伸有點像,還沒學到什麼,就要先繳學費,好不容易湊完學費,下學期的註冊單又開始逼近了。


<另>教育改革


在教育改革前,教育廉價說的通,缺錢的人可以當老師賺錢養家,但制度會變,現在已經不同了。


。。。。。。。。。


[課程內容]


如果課上不完,也許能改成一學期上二種文體就好,每堂課教一點,像七日讀每週讀一點,一學期就能完成了。





Edited 1 time(s). Last edit at 04/19/2020 12:38PM by mingjie.
(編輯記錄)

Re: W08_4/17_報導文學_當代法律與原住民傳統

謝謝你的建議

之前很多學生都建議另開一門

但學校方面不容易再開新課。

如果只介紹一兩種文體,實在有所不足。畢竟這四大文體還是主流,為了演講和部落參訪,我已經刪減了文學評論和原住民傳統口傳文學了。

畢竟只有18堂課,我只能盡量給東西,吸收與否,是看同學們了。

謝謝你。



官鴻志-不孝兒英伸,看完內心感觸很深,一方面是覺得原住民跟漢人在法律上的處境有著差別。生活純樸個性單純善良的英伸,來到平地就學,除了要面對教官也有可能是不認識他的同學,對他在身份上有所欺負。多少也要面對環境的不適應。另外我覺得這可以探討一個問題,英伸其實並未在父母面前展現自己的真實面貌,在父母眼中他是聽話喎巧的,為了符合父母及族人對他的期待,但我想英伸內心是孤寂的吧,沒有人理解他。而也因為活在父母的期待,當休學後,看到誘人的應徵廣告,便毅然決然北上打工。卻誤打誤撞產生悲劇。若英伸可以和家人說遇到的困難,需要金錢的幫助,結局是否會不一樣。其實英伸跟漢人一樣,活在父母的期待下,而背負著包袱活著。



<尤瑪你還會回來上課嗎?>


    我一直覺得環境對於學生的影響力很大,一個有善的教育環境、一個溫暖的家庭可以讓孩子在成長的過程更加快樂健康。


    以我自己接觸的原住民學生來說,含括大學生、高中生、國中生、小學生......。就以小學生來說吧,今年寒假我們為文德國小的3-6年級舉辦營隊,這個國小是彰化縣裡海拔最高的國小,3-6年級加起來還不足30個人。其中有一個小妹妹我印象深刻,她不在我帶的小隊裡,所以我並沒有太注意到她的情況,直到別隊的隊輔跟我說,那個妹妹常常與另一個體型胖胖的弟弟玩,他們是好朋友,兩人都有被排擠的狀況。當時我很驚訝地詢問同學為什麼,同學說別的小朋友知道她是原住民,覺得她常常不洗澡很髒。我不知道這是不是真的,但當時我的想法是「異類」在成人的社會中還懂得偽裝自己,但小朋友還這麼小就必須去接受一些不公平的眼光看待,或是承受一些天真無知的惡意。這個環節的問題所在就是,我們如何教導孩子正確的觀念,好的想法、好的觀念可以減少其他人的不安痛苦,這之中家庭、老師、同儕都具有重要的地位,怎樣的環境培養怎樣的孩子......。







Edited 1 time(s). Last edit at 06/14/2020 06:55PM by 106402004.
(編輯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