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登入 註冊
專區首頁 專區百科 專區論壇 專區地圖
啟明拉瓦的原住民文學課

Advanced

Re: 報告1:_我的家鄉(若不願公開,可郵寄chiming.lawa@gmail.com)

報告1:我的家鄉





Edited 1 time(s). Last edit at 03/24/2020 09:20PM by chiminglawa.
(編輯記錄)

miniie_我的家鄉

老師代轉貼mingie_我的家鄉



下午的記憶


   我從街道開始認識家鄉,特別是吃的。幼兒園放學,校園人行道會出現賣甜甜圈的移動攤販。爺爺看我想吃,便買了一個給我。我以為我可以得到整袋的甜甜圈,內心覺得可惜卻不敢說,畢竟這是垃圾食物。

  上小學,腦子裡的地圖開始擴張。校門那條路有好多吃的,全是路邊攤。學校對面就是麵包攤,再旁邊是蔥油餅攤。往反方向是燒賣攤,再來是紅豆餅攤。這些都是我下午的點心,聽到開門聲,就知道是奶奶買食物回來了。
  上國中,走回家還是一樣的街道,看到店家就想起以前跟朋友在店裡「探險」的回憶。不過那時已經沒有進到店裡的動機了。除非要買古早味零食,不然是不會進那間商店的,它旁邊的全家聚集了大部分人潮。走過的街道變多,發現了土地公廟旁有鬆餅攤,偶爾會跟朋友分一半吃。吃著吃著,某天店家沒開,才看到老闆娘放產假的公告。後來再路過,老闆娘旁邊多了嬰兒車。


  假日時,沿著小學旁的另一條路直走,爸爸會帶我到花市逛逛。有賣冰的、烤玉米的、賣種子的。爸爸和玉米攤老闆認識,所以我去花市都會得到一枝免費玉米。
  搬家之後很少回去了,但大部分景象依舊。幼兒園的家長接送小孩,沒有甜甜圈攤販,但有熟悉的喇叭聲。我還記得冰淇淋一球五元,而老闆還是以前的樣子。最後一次跟老闆買冰是小學的時候了。
  麵包攤旁是超市,以前奶奶會帶我到那買糖果餅乾,現在則多了外籍移工在買魚買菜。許久不見的燒賣攤竟移到了超市前的空地,而且還有了自己的招牌,附註「25年老味道」。我經過這處都是趕著回家吃飯,也無心品嚐老味道了。
  紅豆餅攤的位置沒變,價格也沒變,一個七元。小時候好喜歡吃奶油口味的,後來覺得自己吃太多奶油,就改吃高麗菜口味。也不知這是打哪來的天才想法。從小光顧到大的店家也只有這裡了,等紅豆餅時邊放空邊聞著餅皮的奶香,就和從前一樣。
  土地公廟旁的鬆餅攤,再經過時已經掛上了「永久停業」的牌子。好可惜。至於花市,已經不是奶奶帶我去了,而是媽媽帶我去看花。搬家後我再也沒有到過下午的花市,只感覺除了賣花的區域,花市有些冷清。有次發現紅薯餅,便毫不猶豫的買下。不是吃點心而是吃回憶,第一次吃的紅薯餅是奶奶買的,就在紅豆餅那條街。
  幾年過去就會知到哪些地方經營不久,店家經常更換。走在街上想著好多人經營不利走了,卻忘了在更遠的街道上有年輕人稱起了間美麗的早餐店,吸引到許多顧客。
  熟悉的街道看來並無變化,其實一年一年的默默改變著。我也是。一開始看到街旁的工地會跟朋友興奮猜測,現在只會跟朋友談論推敲。也許再看十年,又有新的體會。





Edited 1 time(s). Last edit at 03/24/2020 09:11AM by chiminglawa.
(編輯記錄)

Re: 報告1:我的家鄉

老師代轉貼

我的家鄉


蔡佩均107400039


  家鄉對大部分人來說,是指出生地,對我來說卻不是。


  我出生在巴西的foz de iguazu老實說我不記得小時候有發生過什麼事,唯一記得的只有心愛的被子被曬在外面,而我蹲在旁邊等他乾。我五歲那年我離開我的家前往台灣,生活開始緊湊、快速,在我人生中留下濃厚的一筆又好像什麼都沒留下,只在我九歲那年我們一家四口離開了台灣,來到了我的家鄉巴拉圭。


  巴拉圭跟台灣比起來很落後,這裡沒有便利商店、711、飲料店,甚至沒有麥當勞,什麼都要在超級市場買非常不方便,可是我卻在這裡交到我的第一個朋友,不是像以前一樣借橡皮擦卻除此以外從沒講過話的那一種,是那一種好像可以講一輩子話的那種,第一次去朋友的家、第一次跟朋友約吃飯、第一次為了一群會幫助我的人跟男生對抗、第一次跟老師打小報告也是第一次為了自己生氣,我的人生因為來到了巴拉圭開始鮮活起來,就像壞掉的發條娃娃開始動起來,我可以隱約看見小時候的自己抱著曬的暖洋洋的被子被我抱著露出了開心的表情。


  我的家鄉巴拉圭,雖然跟台灣比起來不便利可是這裡有我的家、我的朋友、我的家人,我人生中最美的回憶,這就是巴拉圭,我的家鄉。



Re: 報告1:我的家鄉

老師代轉貼


我的家鄉


資工三 106321016 蕭銘夆


以前總看到自己的家鄉被寫在課本裡,甚至出現在電影裡面,覺得相當開心與引以為傲,後來才發現對於大部分人而言,田尾就是一個觀光景點而已。


騎協力車,買花買盆栽,很多攤販,過年的時候很熱鬧。


沒了。


真是太可惜了。


可能是因為自己住在田尾較不熱鬧的那一側,所以對於田尾有全然不同的解讀吧!沒有太多的店家,最近的超商都得騎機車騎上十來分鐘,有的是街口的一間小雜貨店,然後就是稻田跟菊花田環繞四周,相當清幽。


從有記憶開始,最喜歡的就是家附近的大榕樹公,樹下的石椅小小一個,附近的居民經常聚在這裡聊天打屁,黃昏時會有成群的麻雀停駐在樹上,旁邊有一間將爺公廟,逢年過節都去拜拜,那時候沒有智慧型手機,人與人之間的聯繫相當濃厚。


再來就是一簇簇在夜晚發光的菊花田,成堆井然有序的燈泡閃爍著耀目的光芒,每當朋友來訪時,一定得帶他們到附近晃晃,驕傲的說著從生物課本學來的電照菊原理,再炫耀一下《父後七日》是在我家後面取景的。


所以來到暨南念大學時,意外的有股還待在家鄉的感覺,一樣的清幽環境,簡單的生活步調,但照亮夜晚的不再是菊花,而是茭白筍。


所以,即使田尾沒有好的生活機能,交通也挺不方便的,但對於蟲鳴鳥叫的田間風光,是我最喜歡、最熟悉的家鄉味。



    寬鬆的廣義來說我的家鄉可能是好幾個,可能是新北、龍岡、平鎮、中壢、可能是台灣......


    但這就又要牽扯到自我認同的部分,每個家鄉在我成長的過程中都佔有不小的地位,是養育我長大的各個地方。


    我出生在新北市,但從有記憶起住在龍岡,直到小學一年級搬到平鎮,又在四年級搬到中壢定居。有人會說它們不都在桃園市嗎?但於我而言,卻是獨立區分的地域,小時候的我只有在那些市區範圍移動,甚至生活很多時候都是一線兩點的,因此於孩童時代的我而言,那就是我僅有的生活範圍,有我的家鄉有著我心愛的家人。


    以我記憶的起點為家鄉來說,我的家鄉就是龍岡。


    龍岡的記憶是與爺爺奶奶串聯在一起的,爸媽還沒搬出爺爺奶奶家前,我和妹妹都是由爺爺奶奶照顧,我們住在一棟老舊的電梯大樓,走出大門一段路後可以看見龍岡圓環中央豎立的士兵雕像,對爺爺和其他老榮民來說這是當年戰爭下不可遺忘的精神象徵,圓環周邊還有龍岡文藝活動中心,早年是軍方進行軍事教育主要場所,每次經過時總能看見老榮民們在下棋聊天。


    爺爺常帶著我和我妹到附近的公園玩,而他就在附近散步走走,奶奶則是常常帶我們到家裡附近的廟,在廟的旁邊有一家柑仔店,奶奶會買果凍給我們,其實長大一點後才了解,原來果凍是奶奶的最愛,所以我和妹妹也都會分給奶奶很多果凍吃。除此之外還有龍岡的美食留在我的記憶中,那便是龍岡市場裡來自雲南、泰緬等各地的家鄉美食,我尤其愛米干與涼拌青木瓜,米干的特別口感與豬肝完美的搭配,還有酸辣開胃的青木瓜,都是我到現在也念念不忘的家鄉味道。在他人眼裡或許會覺得我的家鄉有點特別,在我漸漸長大後也才意識到自己似乎在一個有點複雜、有點爭議的多元化文化社會底下成長,這裡有許多眷村居民大多來自中國雲南及泰緬邊境,也有許多來台工作的移工或是嫁來台灣的新住民。


    然而,現在的龍岡於我而言,有種物是人非的惆悵感,我此處搬離已久,剩下的記憶卻不那麼美好,爺爺在我們常去的公園外出車禍,腦部受損後成為躺在床上的植物人,無法言語無法行動卻保有意識,事情發生不久之後奶奶卻先走一步,從前小時候與爺爺奶奶居住的電梯大樓,如今也承租給其他家庭,那些過往像是一抹幽魂悄然而去,只剩下模模糊糊的快樂與悲傷交織而成的童年,再踏上龍岡時我的感覺已不再像小時候那般熟悉。


    所以說,這也只能稱得上我其中的一個家鄉罷了。



   花蓮,彷彿是台灣的世外桃源,站在西部前山,隔著高聳且綿延的中央山脈,花蓮是雲煙縹緲之外的他方。而花蓮的七星潭,是我的家鄉。     在過去花蓮僅能倚靠蘇花公路與外界有所聯繫。蘇花公路是一條極為狹窄,旁邊緊臨懸崖,只能單線通車,又時常因落石而造成交通中斷。在公路盡頭一端迎接旅客的是步調緩慢,卻擁有多變美景的花蓮。       
       我住在七星潭,兒時的記憶就是撿各種外觀奇特具有獨特線條的石頭,聽著海浪編織的樂曲,任由海風將頭髮吹的凌亂無比。在那兒,可以看見清澈的海水,聽見海浪拍打石頭的聲音。一座座綿延的高山,青藍的海水,山海邂逅,那是一幅如詩如畫的景色。站在沙灘上,遼闊的太平洋就在眼前,小時候每當心情不好時,總幻想著可以乘著小船,毫無目的隨浪飄盪到世界的任一方。       
     七星潭的沙灘上總有形形色色、大小不一的石頭。爺爺曾說過,在世界上的人就像這沙灘上的石子,經過擠壓、水、風、火等各種作用,漫長的歲月過去,才慢慢碎裂、研磨而成現今這種形貌。每顆石頭都有著自己獨特的紋路,就像每個人會經歷不同的歷練,成為獨一無二最特別的人。      
     七星潭承載著我從小到大所有的記憶,冬天的海風,春天的山嵐,夏天的酷暑,秋天的靜謐。從小生活在海邊的女孩,對於大海的音浪早已習以為常,曾經以為山水一色的景色,對我來說早已失去吸引力,但,離開我熟悉的大海,才發現我總在半夜獨自想念著七星潭的一切。       
      七星潭,是我的家鄉。是養育我二十年的地方,更是我心之所向的家。



山野中的孩子

  《山野中的孩子》


  我的家鄉在山上。


  但說到山的樣貌也許一般人能想到的畫面就像山這個字一樣。站在山頂能望穿低谷,巨大的海拔落差讓人難以好好地呼吸順暢,山的雄偉讓我不由自主地往這方面聯想。不過我家的那座山稍微特別,站在至高處仍可以大口吸著氧氣,跟平地毫無區別。而我家的那座山並不常有雲霧繚繞的高山美景,也沒有特別的高山鳥叫蟲鳴、更沒有我所知的山地原住民。不過,我仍覺得自己是山野中的孩子。這座山,它被砍了一半山峰變成了「凸」,貫穿彰化與南投邊境,是台灣四大台地中的一個—八卦台地,而我家就在這座山脈中最高峰—橫山。


  在我家附近的橫山放眼望去有五寶:茶葉、鳳梨、薑、荔枝、龍眼。只要是產期,這五寶從小到大吃到會令人害怕!尤其鄉下鄰里間的感情很好,種鳳梨會送鳳梨、種薑會送薑、種荔枝龍眼會送荔枝龍眼…也因為這座山擁有特別的地質—紅土,才能讓農民藉此賴以為生,孕育出極佳的農產品銷售給民眾。而我的父母親正是栽種茶葉、製作茶葉的藝術師!原本平凡無奇的葉子,透過製茶的工法、從原本的生澀內化成獨特韻味,成為我的世界中台茶之最。


  說起我家那兩甲開闊茶園,很難讓人相信唯獨父母兩人努力才建立起一處別緻的桃花源。兒時我和弟弟兩人在空閒之際沒有電腦與手機玩,若父母出門工作也沒有人能看首我們不搗蛋亂事,因此父母要去茶園工作時我們三人也一起被打包上藍色小貨車,跟隨著爸媽一起去田裡玩。小時候還不懂事,只會抓抓蚯蚓、挖很多土來蓋自己的城堡,或是亦有時我和弟弟們在同一棵樹上占據一方,像是三隻調皮的猴子一樣。長大後我們開始幫忙種茶,在烈陽之下,我們跪著把一株一株的小茶樹苗放在土壤中在掩埋好,讓它們安心的成長。


  在山中長大、在茶園中探索大自然,對我來說我就是山野中的孩子。山野中的孩子不騎野豬上學,而是走路上學。山野中的孩子看到特別的昆蟲就如同看到蒼蠅般自然,更是獨角仙的好朋友。喜歡動物、喜歡植物、喜歡大自然,我—是山野中的孩子。











DEAR ALL:

每個人都生長於不同的地方與環境,不論是海邊的海風石頭,還是山上的茶園鳥巢,還有爺爺奶奶與邊疆美食等等。謝謝你們的分享與回憶,這使得我們顯得不同,更顯得文化與價值的多元基礎。

老師上






      車水馬龍的街道、人來人往的大馬路上、一百公尺以內即有兩間便利商店以及各種類型的超市、連鎖商店的並立而走幾步路以後便可以快速抵達公車和捷運,即便到了夜晚依舊燈光聲色,這些形容很理所當然地可以直接聯想出就是一個繁華且繁榮的城市,卻也是我出生和成長的地方,我的家鄉就在新北市中和區。




 
上了大學離開了台北,系上的同學都來自於不同縣市,跟大家交流以後,原本我以為所有跟我同年紀的同學都應該是會住在大樓或公寓裡,沒想到有同學跟我說他們家住在三合院、山上或海邊附近,我心裡想這不是爸爸媽媽那個年代才會去住的地方嗎?此外大學裡有很多野外的課程可以去體驗種菜或是認識大自然的生態和昆蟲,我都覺得相當有趣和驚艷,在我的家鄉裡是不存在這些事物的。這其實就是所謂人家說的「台北俗」意思大概就是說都市人不了解其他地方的風俗習慣,也是城鄉文化的一種差異性。     


     如果提到日月潭等知名的景點區,可能就會有其較著名的景點地標或是特別有名的食物,像日月潭有紅茶和奇力魚等等,邵族的聖地也在於此。不過每當提到我的家鄉有什麼特別的地方時,大家還真回答不出來有哪些,因為是城市且都已經都市化了,雖然繁榮但很平凡沒有太多特別的地方,尤其近幾年網路科技快速發展下,基本上想買到什麼也都買得到,真的要說有哪些特色可能就是烘爐地的土地公還有不間斷的捷運工程吧!烘爐地的土地公,在地方上極具有名,有信仰的民眾想到大一點的廟拜拜祈求神明都會來到這裡,廟裡附近有一間臭豆腐,這應該算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吃到臭豆腐的地方吧!從我有記憶以來加上家裡附近是沒有賣臭豆腐的,爸爸媽媽帶我們去拜拜完以後就會帶我們去吃臭豆腐,不過在吃臭豆腐前要先去烘爐地附近的步道健走,走完以後才可以好好地大吃一番,這個步道幾乎成為當地人的一個休閒遊憩的地方,近來也相當多附近學校的球隊到這裡來練習肌耐力鍛鍊身體。而捷運工程剛好正在擴大建設,中和有一大部分的道路都正在實施這些工程,上下班尖峰時刻因為這些工程的關係常常造成道路阻塞且塞車交通事故頻傳。



     而縮小到家裡附近的社區來看的話,在城市社區支持網絡沒有像鄉村發達,居民都是小家庭居多,不會特別撥空時間參與公共事物,鄰居間的互動也沒有到很頻繁,雖然少了一點人情味,不過基本的互動還是會有,像是出遠門的時候大家會互相照應多留意住家安全,來預防宵小。





      雖然我的家鄉在城市,交通便利各項建設也都很發達,不過我卻也嚮往那在鄉村的樸實和濃厚的人情味,不過人總是如此總是會去羨慕自己所沒有的人事物,對我來說家鄉還是格外有一份不同的特殊情感所在,畢竟人生中有一大部分的時光都在這裡度過。






報告1:我的家鄉

土木四 湯予絃


我的童年-水泥城堡裡的叢林野地


在雙北地區長大,從小上學讀書配的是馬路上汽機車駛過轟隆轟隆、交通警察吹哨嗶嗶,下課時躲在建築物陰影下水泥地、柏油地上玩耍。同學們似乎習以為常,但在我的骨子裡,我是爬樹的猴子,是從盪鞦韆上起飛、仰望樹蔭透出的陽光後,降落在草與泥土上的小鳥。

我的小學一年級,在山坡上樹叢裡的一所學校成長,這裡是我最早最早有意義的記憶(更早的記憶已經破碎不堪),我記得早上我從我家出發,到附近社區一個一個找同學會合後,一起到一個站牌等公車(我小學一年級就會搭公車了!),下了公車後爬上好長一段坡,才會穿過樹林進入校門。這所學校非常小,應該是說,有建築的地方非常小,只有一處操場,沿著操場的個長邊,有一棟兩層的校舍,附近全部都是是樹林,校內的一些遊樂設施都是依傍著這些樹和土地建造的,像是樹幹綁的鞦韆、木墩支撐的翹翹班、沿斜坡鑿的溜滑梯。

我記得有一次我盪鞦韆盪到忘了時間,聽著蟲鳴鳥叫連鐘聲響了也沒有發現,老師帶著幾個同學找了好久才找到我,回教室的路上遇到一隻蛇,老師便通知校工來處理,校工伯伯把蛇裝進一個寶特瓶裡讓我們觀察,那節課前半段在找我,後半段在介紹蛇的生態。還有一次,老師提前一天通知家長讓我們多帶一套乾淨的衣服和毛巾,讓我們在雨天裡到操場上的草地裡挖蚯蚓餵雞,結果幾個同學挖到一般突然打起泥巴仗。

我在這個學校只待了一年,後來就轉學了,到了新的學校只有長了刺的木棉樹,再也沒有大榕樹能讓我爬(其實我爬過一次別的樹,但老師跟我父母說懷疑我有過動傾向禁止我再爬樹),後來長大了


就這麼長大了……


到現在,我有時候還是會夢到小學一年級野著玩的場景,後來這段經驗無意間推著我參加了荒野保護協會的一個計畫,但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我的童年裡有一片森林,這片森林很美、很純粹,這片森林會一直在我心裡。



江柏翰 我的家鄉

   我是台南人,我的家鄉位於永康。永康,是台南市最大的轄區,也是許多知名企業坐落的地方,像是大家最廣為人知的統一企業,其總部就位於離我家不到10分鐘的車程就可以到達的地方,是個頗熱鬧的地方。而在這麼繁榮的地區,我家卻剛好位於離鬧區約三十分鐘分鐘車程的地方,可以說是相對冷清的地方,也許是因為位於和另一區-新化區的交界地帶,而我出生的社區也是屬於較小型的地方,大概十分鐘的車程就可以逛完整個社區。然而,儘管如此,這裏的美食也是相當豐富,大家都說台南市是美食之都,這可不是隨便說說的,畢竟身為最早開發的地點,台南比起其他的城市有著歷史上的優勢。因此,位於我家附近的大灣里便是相當知名的美食集中地,由於那裏有著歷史百年的廟宇,因此美食便沿著廟前一字排開。
    而身為一個吃貨的我來說,記憶最深刻的是位於我國小附近的一家麵攤,可以說是我從小吃到大的懷念美食,即使是現在回去台南我都會請我媽媽買個一碗來嘗嘗。另外還有位於我家附近市場的海綿蛋糕攤也是我以前很愛吃的點心,尤其是會特別請老闆煎的「恰恰」,那滋味讓我一想到就會流口水。還有冠軍牛肉湯、分量多到吃不完的炒飯等等的美食,都是我從小到大美好的記憶。
  身為一個台南人,我真的認為我很幸福,儘管我出生的地方比較偏僻,然後在眾多美食的圍繞下,好像也沒有那麼不好了,尤其是來到埔里念書後,讓我更加珍惜這些我從小到大的美食回憶,畢竟,這是我出生且成長的地方。



兒歌中出現的自然環境


    「我家門前有小河,後面有山坡。」是再熟悉不過的童謠歌曲,但異曲同工之妙的是,我家門前不是小河,而是可以眺望大河的最佳觀景區!從我家頂樓放眼一望,似乎隱約看的到邊際的地平線,天氣好的話還能數的清有幾架風車呢。而後面的小山,是從小到大爸媽早晨假日的必去之地,也會一併帶上我和我哥一同享受芬多精。但兒時只覺爬山無聊,會妥協於爸媽與他們一同前往也就只是思念著山上的小鋼珠攤販以及旁邊的炸熱狗,還記得當時和哥哥相爭成為彈珠台老闆的第一位客人,因為這樣就可以免費多領五顆彈珠,只有五顆!但兒時的我們只覺樂不可支。還有當時山坡上的兩隻長頸鹿地標,是指標性位置,從我有記憶以來就已陳列在那裏,但在某次上山時,那個展示區卻空無一物,也不知道是甚麼原因讓他被移至附近的高職校區裡,只覺一個一直存在的東西頓時消失,心中也跟著缺了一角。


舊日的繁榮,今日的邊陲


    在國中一次歷史課中,談到了舊石器、新石器時代,這時老師突然說其實外埔那裏從前有一個叫番仔田的遺址,課堂中也不以為意的聽了過去,直到放學搭車回家時才赫然想起家附近的公車站牌名為番仔田,之前還很不解這個名子的由來,一經這次的聯想馬上串聯起來,腦中並浮現課本上遠古人類的插圖,心想原來我家這也曾經是一個聚集的中心點呢!但「曾經」是好幾百萬年前的事,現在四周已然成為一片荒涼。心中感入甚多,只覺世上唯一的不變就是一直在變。就如同台北的大稻埕,是當時的重鎮地區,而事到如今市中心也物換星移了呢。


鼎鼎大名的香爐旺火


    我家在地理的分界上雖屬外埔,但卻是在距離外埔繁華地方最遠的區域,因此我家較常到隔壁的大甲走跳,而大甲最不陌生的大概就是鼎鼎有名的鎮瀾宮,俗成大甲媽,也就是每年三月必辦的跨縣市遶境活動,此時的大甲街上鬧騰騰的一片,到處堵車,但對於在地人最好的交通工具「機車」卻可以任意四竄。因為人潮的關係,許多攤販也趁這一波商機出來海撈一筆,因此這個時期的夜市最多樣也最便宜。是我們每年必去之地,不管是跟家人還是朋友,彼此皆能夠樂開懷。但因為這次疫情爆發的關係,也就因此取消了,真的是很可惜。以上就是我的家鄉,非常熱鬧且溫馨,是個會讓人樂不思蜀的地方呢!



我的家鄉 Alang mu-Toda(都達)

    我的家鄉位於南投縣仁愛鄉的都達村,都達村屬賽德克族都達語系,那裡充滿賽德克傳統文化之地,並且擁有山林的原始風貌,靠近溪谷還可聽到隆隆溪水聲及不絕於耳的蟲鳴鳥叫,共譜出山林交響樂。

    都達部落其實在之前叫平靜部落,但是在部落族人提議後要以傳統的地名去定,所以改為都達村,Toda(都達村)其實是有它的意思,因為地處廬山部落及平生部落中間,又因族人出入必經之路,也就是(經過)的意思。

    從小在部落生長的我,每天享受著部落的生活,放鬆且自在的生活著,但是,因應社會化的我們必須到都市求學,在求過程必然會有挫折,每當我遇到挫折時,就會想起在部落生活的種種回憶,那也是我感到最放鬆的回憶,身為現代原住民青年的我又是都達村的孩子,在未來不管做什麼工作,永遠不會忘記自己的根從哪裡生長的,也不會愧對部落,有能力了就該回家吧。   -Umin Teymu - 蔡懷恩



歷史三106105061 姜智程




       相信很多人對很多地方都有一個刻板印象,不管對城市或者對國家,刻板印象是一個非常容易了解當地特色的方法,即管這個刻板印像是不好的, 但卻是最多人流傳的。 例如在台灣,一說到台北就是天龍國為、台中就是慶記、台南就是糖分、 高雄就是發大財等, 到國家例如中國就是共產黨、美國就是槍擊案、英國就是炸魚薯條、法國就是浪漫等, 這些刻板印象往往就印在人們的腦內。 現在我是一個刻板印象,亞洲、賭博,你會想到哪個城市呢?

     就是被稱為亞洲拉斯維加斯的澳門, 這就是我每次提到我的家鄉時,會在人們腦海中彈出來的兩個詞語, 除了這個情況出現外還有一種情況是,澳門是哪裏?香港嗎? 在一開始遇到這兩種情況時,我都會很有耐心地和他們解釋, 但現在我只會說對是香港。 因為我已經懶得解釋了。 而且要我去解釋澳門除了賭博,還剩下什麼的時候, 我也說不出個所以然, 好像什麼都沒有。

     但是澳門有一樣東西是非常值得討論的,也與賭博相關的, 就是澳門幣, 這是澳門所發行的貨幣, 澳門不是一個國家,但有自己貨幣很神奇吧, 只不過這種在澳門發行的貨幣在澳門的流通,還要比旁邊香港發行的港幣少, 我們使用港幣的次數比使用澳門幣的次數還要低, 是不是非常的神奇, 而且澳門幣只有在澳門流通,因為國際不承認, 我們想換其他國家的貨幣時,是先將澳門幣換成港幣,再去兌換其他國家的貨幣。 那麼為什麼一開始要發行貨幣呢,我也不知道。

     其實我對澳門的回憶非常之少, 我從小就有傭人照顧, 父母都需要出外工作, 所以我也沒有什麼童年經歷, 而因為小時候沒有人帶我出門, 長大後就變得不喜歡出門, 每天的生活就是學校家裏兩點一線, 今次也培育不了什麼對澳門的回憶或懷念, 在學校的教育也沒有培育什麼愛國思維, 因此不能像其他同學一樣對自己的家鄉有感悟。 因為對我來說澳門只是一個居住地, 但是你問我如果我有這樣的想法,之後會不會移民, 我的答案是不會, 因為你再也找不到一個可以如此容易生存的城市, 因為有廣大的賭客來提供資金給澳門, 讓澳門百姓衣食無憂, 但你說澳門好不好?不好。 太過依賴單一行業來發展經濟, 其他事物被拋諸腦後, 當賭博業崩潰時,澳門這艘大船就會直插海底。 但是現在還是好的, 但是當澳門沉船時,我也應該升天了,就留給下一代解決吧。



報告1_我的家鄉_歐陽霈霖

我歸屬的地方


哪裡讓你有歸屬感,那裡應該就是你的家鄉。出生地之外,我待過台東、胡志明市、上海,當然還有埔里,長時間的居留使他們都能夠讓我有歸屬感或是深刻記憶,但你問我我的家鄉在哪裡,我會說嘉義,而且是嘉義市。


一個很有趣的現象,嘉義屬於直轄縣市,如果今天有群嘉義縣和市的人混雜在一塊,大家討論要去哪裡聚會的時候,嘉義縣的人會主動問:「我們要約嘉義嗎?」此時,嘉義市的人一頭霧水:「我們不是本來就在嘉義嗎?」原來,例如嘉義縣東石鄉的人會稱他的地理性家鄉為東石,嘉義是嘉義市。這件事我一直到高中三年級才明白。嘉義像顆荷包蛋,嘉義縣是蛋白,嘉義市正是蛋黃。


我喜歡嘉義,因為他既不是都市,也非鄉村,介於中間值的城鎮,好比一個餐廳販售三個價位餐點,人性通常選擇中間者。於商業有百貨公司、電影院、好市多、錢櫃,於生活有夜市、美食、風景區,還有很多的公園,輕鬆穿梭於都市和自然,我怎能不喜歡這地方?最讓我喜愛之處在於物美價廉的美食,談及美食大家可能想起的是台南,但其實,嘉義的物價可說甚至有更低廉一些。剛到埔里上大學時,我感覺埔里這樣一個鄉村地方,生活可能很省錢吧!走進埔里後才發現,原來,這是個大錯特錯的想法,埔里城物價簡直堪比台北城!讓從小吃一碗二十五元雞肉飯配十元味噌湯長大的我,著實不能接受了好一陣子。


「食物是最能讓你快速連結家鄉的方式」至少這句話對我來說一語命中,「火雞肉飯」或許是許多人對嘉義的第一印象,無可厚非,這應該也是所有嘉義人對嘉義的印象吧!早餐火雞肉飯配味噌湯,午餐火雞肉飯配白菜滷和貢丸湯,晚餐火雞肉飯配滷蛋、油豆腐和下水湯,嘉義人的一日就是如此簡單樸實無華。你問我家鄉的味道像什麼?應該像火雞肉飯吧!而且是要加油蔥淋雞油的火雞肉飯才算。





Edited 1 time(s). Last edit at 05/06/2020 09:04PM by opei.
(編輯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