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登入 註冊
專區首頁 專區百科 專區論壇 專區地圖
啟明拉瓦的原住民文學課

Advanced

Re: 報告2:_作家專題演講_(心得報告,600字以上,需分段,設標題。未參加者A文千千岩助太郎)

第10週-5/01:作家專題演講_陳世國建築師


題目:松林書屋設計理念:兼論原住民建築。


(全體)(管院312) 


講後請撰寫心得報告,600字以上,需分段,設標題。



(未參加者A文千千岩助太郎_高砂族住家 心得書寫)

(請上MODDLE下載)





Edited 4 time(s). Last edit at 04/30/2020 10:00AM by cmchao.
(編輯記錄)

陳世國建築師演講心得


  建築師之想像


  在我的生活中很少有與建築師接觸交流的機會,身邊並沒有認識、結交建築師朋友,因此我對建築師的想像來自像是安藤忠雄或是李祖原這樣子非常有名氣的建築師。這些很大咖的建築師他們的作品通常也是非常具知名度的,像是安藤忠雄在亞洲大學就建置了一間清水模的美術館;而李祖原則是台北101的建築設計團隊。他們的建築都具有現代感、給我的感覺是很氣派的。然而,這次邀請到的陳建築師則是打破我的想像!他的建築師事務所承接的部分案子都跟原住民或是偏鄉小學有關,這些案子並不好做,更多的是吃力不討好的辛苦,但是在他的分享中我發現他對於原住民以及偏鄉教育的理念與使命值得讓人敬佩。


  文化下之傳統建築進化


  在陳建築師的分享中提及他去做了鄒族的傳統建築會所—KUBA。KUBA對於鄒族人的意義重大,它是神存在的地方、也是祭典與任何族裡活動會聚集在一起的地方。它的神聖性讓陳建築師不敢拿尺丈量建築的實際大小而是採用步伐距離來計算,這點讓我很印象深刻!因為我無法想像這個文化脈絡下神聖性如此之高,況且建築的工作不是需要講求精確嗎?不過後來想想也許差距幾公分無所謂吧!反正他們都是就地取材建置的。陳建築師也提到KUBA其實是會隨著時代日益更新的,那時我很納悶什麼算是「傳統」?身為漢人除了祭祀禮儀我真的感受不到有哪些傳統文化深深的影響著我,像我家的房屋形式也不是傳統三合院了。不過幸好陳建築師有解釋,他說傳統並不是外在形式,而是禁忌的賦予。若要定義為傳統建築則需要三件事:1.由傳統工班建置2.正式的傳統程序3.長老的認證 若不是由原住民本身去建造房屋的話,建築師只能透過原住民文化元素放進設計裡,但那就無法被稱為傳統。



  小結


  這次分享讓我對建築師有不同的認知,原來還是會有像陳建築師這樣的人去幫助那些較小的團體,很讓人感動!也很期待老師的小書屋蓋好,若建置完成真的蠻想去一探究竟。如果小書屋可以帶給當地部落一些正面影響力的話,那一定會是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



主題、標題、分段,論述、分享與提問都很好。寫得很好。謝謝你。

小書屋也許會到秋冬才會完全完成,但一定歡迎我的學生蒞臨,說不定大家還能來部落協助或學習些甚麼呢!



                                                                我與原住民建築的邂逅


原住民建築的洗禮


    其實在上課前,對於原住民建築只知道石板屋,或是達悟族的傳統地下屋,然而這場與原住民建築的邂逅,不僅多了文化的洗禮,也意外得到不少建築知識。


    這一開始陳世國建築師提到鄒族的Kuba,Kuba對鄒族來說是重要的精神象徵,是男子的集會所,Kuba的告示牌中可以看見「女人勿近」四個大字,不僅代表鄒族的父系社會,也代表只有成年的鄒族男子可以從正門進入。對於Kuba我所感到驚奇的地方是會所的前方右側立柱,都會有一根保留柱,那是一根從以前留傳至今的柱子。除了有文化的傳承,似乎也有著見證族人發展的意涵。其中Kuba的屋頂緊緊抓住我的視線,有著類似雞卵的獨特渾圓外型,是由芒草、茅草所鋪設的屋頂,每當要舉行瑪雅斯比前都會進行會所的修建祭,對於屋頂會加以翻修。所有的男性族人都會一同翻修。


    石板屋,在我印象中是由一堆石頭堆砌而成,冬暖夏涼,實際走訪,發現石板屋果真名符其實的夏涼,室外溫度已經高達三十四度左右,然而石板屋裡頭卻是異常的舒適,裏頭沒有電風扇,但卻已經讓人清涼許多。親眼所見,發現石板屋是由小小的石頭穿插堆疊所蓋建,跟過去所想像的石板屋落差很大,我以為就是由大塊石板所建構,而非眼前所見的建築工法。石板屋內還有一個可以生火用的小爐灶,除了煮飯,同時煙也可以形成一道天然的保護膜,保護石板屋。


部落中的不一樣


    老師的小書屋,有著自己獨特的風格,但更讓我感動的是背後的動機,希望可以帶給原住民部落有更多的文化資源,也可能帶給他們不一樣的改變。我ㄧ直都相信閱讀可以改變ㄧ個人,也可以帶給閱讀者有不同的感受。藉由閱讀可以遊歷山水,看見世界,也會讓自己有不同的啟發。


也許現在部落的資源相對還是較都市匱乏,但老師也有提到陸續也有小書屋在部落中出現,如果這些書屋可以持續的建造,除了可以讓部落小孩養成閱讀習慣,到最後書屋甚至可以成為他們的避風港,一個想到就會安心的存在。




    陳世國建築師在設計松林小書屋的理念有很重要的一點是:希望在建造的同時能夠運用原本舊有的素材來重新改造,並且與四周環境相呼應,創造一種融合的氛圍,而非整個砍掉重練。在建築師播放小書屋還為改造前的照片在投影布幕上時,我看到的第一眼是驚嚇,因為整個鐵皮屋交雜在一起,凌亂不堪,甚至還有屋簷插入隔壁家屋內的情形發生,我心想,這是甚麼奇怪的架設阿,下雨天不會漏水嗎?然而建築師卻有別出心裁的回應,他說:他認為這些鐵皮屋非常有生命力,交錯的鋼筋是歷經不同過程建造的,真是活靈活現。我心想,真不愧是建築師…。


    建築師還指出現代許多的建築,外觀典雅,不枉費建築師及工人的苦心建造,但過了一些時日,政府為了發展光觀、旅遊,將許多小攤販引進。破壞了原有的自然美學,優美的建築裡面充斥著各式各樣吵雜的小攤販,招牌看板五顏六色,與原有的單一色系建築物相衝突,整個破壞掉該建築的格調,質感也因此降了許多。從建築師的口氣中能聽出憤慨之氣,我也認為這是政府部門間未充分考量到結果所做的錯誤決策。其實在台灣的各個地區,許多宜人的景點也都因為人潮,破壞掉該有的格調,不僅吵鬧之外,還帶來了許多垃圾,我認為這是大眾需改進的地方。


    說到原住民建築時,建築師有提到傳統建築,像是家屋以及男子會所,這些建築都需要透過傳統程序建造完成,像是長老要卜夢等等(說到這我覺得非常有意思)。而部落裡傳統建築的概念並不是他的外觀、結構需要有多麼符合某種構造,它的意義在於族人們賦予給它的精神,部落的集體共識。我認為,大到如太陽,小到石頭,皆有共通的原則,就是:你給它的定義就是他對你的意義。


    陳世國建築師在開場的時候提到,部落裡物質資源缺乏,但精神文化卻相對充沛。我認為物質資源雖然重要,但精神才是最核心的價值。相較於漢人社會,就缺乏這種凝聚力,這也是我嚮往原住民文化的一部份。



傳統建築


  在我有印象以來就對傳統建築沒有太多印象,甚至還以為住過鐵皮屋或是石瓦屋就是所謂傳統的房子,長大了才知道真正的傳統建築是賽德克族的家屋,現在部落裡能見的家屋已經成為觀光勝地,已經不再是以前族人們居住的地方,現在的穀倉及瞭望台裡頭也不再有小米及其他作物,也沒有族人站在瞭望台為部落堅守維護的安全,對我自己來說,因著社會的進步,「傳統」,好像沒有了生活,到現在也還沒找到我所想要的答案,傳統跟生活也漸漸的疏離了一樣?


松林小屋及意義


  在部落,有了協會、學校等能夠集會的場所,但是,這些場所好像都是青年及長輩們經常出現的場域,沒有一個是時時刻刻大家都能出沒的地方,可是,書屋卻能做到教育及提升族群凝聚的場所。


  部落圖書館,在我小時候,學校都會發一張表格讓我們自己進ˋ到圖書館去填寫每天讀幾本書,但是,往往都是看著喜歡的書名就急著填寫上去,連看裡面的內容都沒有,這也是部落書屋建造後會面臨到的問題。


  部落文化中心,有了書屋,也能夠聚集部落裡的青年及長輩,不在只有協會,愾會或是著急族人宣導事項,書屋都能夠發揮功能,達到提升教育及文化凝聚的功能。


  城鄉交流,現在有很多部落都有跟大學合作的管道,部落書屋也能夠達到此效果,提供大學想要進到部落的溝通平台,也更能讓布羅有學習的機會,甚至讓不同的文化在此交流。


  部落電影院,書屋也能跟協會合作,讓小學生甚至族人能有一個禮拜一次的部落電影院,讓族人不必花錢到都市買票看電影,自己本身就有在都達村與協會合作辦過一次這樣的活動,反應都很好。


  課輔小教室,書屋也能讓部落的孩子在學習上能有提升,推動輔導課程與校方合作,讓小朋友能有更完善的學習過程。



感謝UMIN關心並書寫不少關於松林書屋的部分,關於其中一點,


"
  部落圖書館,在我小時候,學校都會發一張表格讓我們自己進ˋ到圖書館去填寫每天讀幾本書,但是,往往都是看著喜歡的書名就急著填寫上去,連看裡面的內容都沒有,這也是部落書屋建造後會面臨到的問題。"


如果是指書本的內容,記得上課時我有介紹得很清楚,我必須說得很清楚很大聲,這事絕不可能,我蒐藏有3000左右的書籍,原住民文學與文學類,就有1600-1700左右,並且都鍵入電腦存檔,隨時可以查詢,。

這是我自傲的部分,也是這間書屋最大的特色,請放心。

如果是指引導學生閱讀,這確實需要下功夫了,也確實是書屋成敗的關鍵。



江柏翰

在參加這次的演講前,原本的我對於原住民的建築物認識僅止於以上課時所介紹到的排灣族的石板屋以及蘭嶼達悟族他們會興建低於地面的地下屋,一來避免蘭嶼的強風,二來又可抵禦冬天的嚴寒,而這也是我對原住民建築少少的認識。直到這學期選了這堂通識,我才有機會進一步的了解原住民的建築,其實也是蘊含著他們文化的一種表現。
  在這次的演講前,我一直以為建築師都是設計大型建案,少看到有設計地方的建設,然而這次演講請來的建築師不但曾經設計過國小的校舍重建,更是一位以設計原住民文化建築為專長的建築師,也是這次老師曾多次在課堂上提到他的松林小屋的設計者。演講的一開始,陳世國建築師提到鄒族的kuba,也就是鄒族的集會所,並僅限於男人進入,也反映了鄒族是個父系社會,而這個建築吸引我的地方在於實際的集會地點需要再走上一層階梯才能到達,我想這也許是因為以前常有其他部落的攻擊,因此為了防禦才有這樣的設計。接著陳建築師也講到了關於他設計過的小學,他並沒有因為只是間小學就簡單設計,而是融入了原住民文化進去,如在外牆上加入了圖騰的設計,讓校舍看起來不只是更加好看,而且能夠讓人記住原住民文化的特色。
  演講完後,我們實際走訪了位於暨南大學圖書館後方的石板屋以及由竹子建成的原住民房屋,也讓我們走出教室,實際了解真正的原住民建築,並且也進去了石板屋裡頭—當時外面相當炎熱,然而石板屋裡面卻是相當涼爽,即使整班二十幾個人同時坐在裡面也絲毫感覺不到夏天的氣息,也讓人更加敬佩以前原住民的智慧。
  透過這次的演講,讓我更加了解原住民的建築物並不只是簡單的一個物體,而是有著文化的乘載並可以看到不同族群間的差別,同時也蘊含著原住民古老的智慧,讓人相當的敬畏,也幸好有上了這堂課,讓我可以認識到平常可能不會接觸到的事物。



忘了寫心得……


<與建築師的半日相處>


【傳統建築】


想到建築師提到的部落集會所,覺得以自然物品當作建材真的非常棒,不會有任何浪費或污染,損壞了也能隨時補強,只不過住起來沒有這麼舒適。異想天開點,牆壁需要密不透風嗎?如果臺灣人都住在傳統建築內應該是很可愛的景象,可惜人口密度高所以無法如此,只能住在高樓內。


【松林書屋】


建築師讓我們看了他設計的三種書屋外貌,都很好看,還看到書屋建造前的景觀,我真沒想到書屋就是在一片草上原地重建。我比較想知道書屋通風好不好,比如冬夏悶不悶,那麼建築師要用什麼設計讓書屋通風良好,特別是閣樓,要怎麼接受日曬而保持涼快?並非演講當時沒想到這個問題,單純是當時不想問。


【邁進保留屋】


聽完演講走到圖書館後方看傳統建築,以前我只敢遠觀這些房子因為不知道能不能靠近。最接近傳統建築的時候是原專班(或者原青社)在屋內辦音樂會,而當時我就在門外,不過是晚間所以我也看不出屋子的外觀長什麼樣。至於屋子內部我也沒看到,因為當時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我就離開了。


沒有家具的小竹屋真的是非常簡陋的,感覺很空虛。再來是石板屋,也就是辦音樂會的地方。我覺得石板屋很漂亮,一層層的疊得好整齊,黑色的石板又感覺典雅。而且坐在石板屋裡面有種安心的感覺。令我好奇的是石板本來就這麼平嗎?從河邊撿來就可以穩穩的當建材蓋。


【小田地】


最後我實在太想看小米是什麼樣子,所以就麻煩約用助理帶我到小米田看看,沒想到還種著其他作物,如樹豆。不過好多作物都還沒成熟所以看不出什麼,只覺得有這片小田地很棒。



原住民建築以及設計與資本的衝撞


    因為以前幾乎都沒接觸過建築方面的領域,因此對一個建築師要如何設計、規劃原住民建築而感到有興趣。在演講中我漸漸了解到陳世國建築師的一些想法和理念,他是一位真的有去部落觀察並下過功夫的建築師。他講的故事中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有兩個。


    其一是鄒族的KUBA,KUBA在祭儀中佔有重要的地位,藉由講師的介紹,我漸漸了解到KUBA在鄒族人心裡佔有多麼重要的地位。它是鄒族政治、宗教和社會運作的核心,聯繫著整個部落之間的精神與情感。陳世國建築師有提到他幾乎不曾上去KUBA觀察,對於陳世國建築師這種尊重多元文化的精神我很是佩服!


    其二是耗費心力設計的建築物,被小販和人潮破壞,原本具有意義和美學的設計,都失去了建築物原本想帶給人們的平靜和美麗,感覺得出來陳世國建築師很不滿,有時政府決策單位與遊客觀光、設計師之間的理念和想法是不一的,我們需要去了解對方真正的想法與需求,並尋求一個平衡值,那才會是最佳決策方法。就像古蹟的保存與觀光之間,在提供大眾遊賞休閒之餘,要如何帶給民眾質感與美學的體驗,但又不會破壞到古蹟的保存。


排灣族石板屋—傳統工藝保存之艱辛


    在參加活動之前,其實我就有幸進入石板屋聽原專班的同學們講解,我進去裡面時,非常感嘆能讓我們親自體會傳統工藝建築的重現,石板屋要蓋起來花費了許多金錢、時間以及體力,上面的雕刻都是請其他部落的大師雕刻後運來暨大的,屋子的防護以及保養也都是需要許多人來共同維護的,因此我們也才能欣賞傳統原住民建築,以及體驗進入石板屋。



建築後看不見的

    陳世國建築師先分享了個人經歷,令我印象最深刻的也是他個人較多著墨的部分–嘉義阿里山鄒族。建築師分享的建築中有幾個是我曾探訪過的,能夠見到設計師本人感覺很奇妙,其中,嘉義阿里山腳下台21線的遊客中心,現今已改為旺萊山門市據點–愛情大草原,建築師的設計理念和資本主義的衝撞,是我在年初方探訪完後從沒有意識到的,如果沒有解說,我完全不會發現原先的意涵–米。這個建築物在當時不知情的我眼裡,甚至是一個資本主義的成功,因為它吸引的觀光客並創造的經濟效益非常多。現今回頭再看,已成了踐踏於原民之上的「成功」。

    「原住民自行蓋設的建築(家屋),那就是他們的傳統建築。」感受這句話很深,我們常在追求建造方式、外觀形式必須符合記憶中的模樣,忘記了傳統文化是源自於人,而人是會隨著時間改變的。傳統建築固然有其存在之必要性,透過陳建築師的一席話,回頭想想自己對於原住民議題有時候是不是矯枉過正。

    松林小書屋或許在逢甲的計畫中只是不起眼的其中一點,在我看來其價值性很高,地理位置上交通要塞,於意義也是銜接原住民部落和主流社會的橋梁。不僅止於服務部落,松林小書屋完全可以透過意義包裝,推廣給更多人來學習,發現原住民議題,支持協助。也很佩服老師對於部落盡心盡力的付出和心情,每每透過老師的付出,體現原住民的團結和精神。

    在暨大了四年,每次騎機車經過都非常想要進去看看,卻一直沒有勇氣靠近的原住民小屋,意外地在這堂課完成小小心願。最具代表的石板屋其實有著現代的鋼筋水泥,這讓我不禁回到建築師一句:「原住民自行蓋設的建築(家屋),那就是他們的傳統建築。」石板涼快、炊煮的煙保護木頭……又或者是公母竹交錯的藝術,原住民建築背後的生活美學總令我佩服,可惜不是每個建築都能有建築師為我們解說。



《原住民傳統建築》                                                       


從以前對於原住民建築的印象不外乎就是石板屋跟蘭嶼的地下屋,但是在閱讀過陳世國建築師的著作及演講後,發現每一個不同的原住民族都有不一樣的建築風格,以及對於文化的一些繁枝細節的堅持,甚至是同一支原住民族,在不同的地理環境也會有迥異的建築模式,但共通的是,我們能在建築上看到原住民對於在大自然就地取材的並建造的智慧。


在鄒族的建築特色下,除了功能齊全的各種建築物,最重要的便是整個部落的建築中心「會所」,巨大而壯觀的茅草屋頂及架高式的高角屋結構,區域分明、用地板材質作為不同階級的劃分,祭典前要修剪以接引神祇的樹,不僅體現出鄒族的社會結構與價值觀,還有滿滿對於傳說與信仰的敬畏。


《松林書屋》


在看過陳建築師介紹他的作品過後,感到相當驚訝而且佩服,沒想到他經手了這麼多與原住民文化有關的建築設計,包含部落小學的菱形圖騰,用鰻魚為意象的展館...等,將傳說故事及具有傳統味道的裝飾融入在自己的作品當中,讓建築部不再冷冰冰,而是充滿了文化的溫度,更讓我動容的是,陳建築師不只是單純接案、設計、動工、完工而已,而是會去在乎自己所設計在部落裡的建物是否能被部落的原住民耆老所認同並接納,滿滿的都是人情味。


接著談到老師計畫許久的小書屋,看見原先拿來當作倉庫的兩間鐵皮屋,一步步的從拆除、結構加強到逐漸成型,仿佛像是電視節目《全能住宅改造王》一樣,除了看見建築師化腐朽為神奇的超能力之外,也看見了在一棟建築物落成前的種種須克服的難題,從地點的選擇、建築的法規、結構的設計、預算的應用、建材的選擇,無疑是許多人共同努力的心血結晶,有人出錢有人出力,只為將書屋建成後,能夠保留住為數眾多的珍貴書籍,看到有這麼多人為了建書屋默默的努力,多年來在背後推廣,讓書屋在各個部落及偏鄉開花散枝,不禁想對這些英雄表達敬意。


《原住民保留地》


因為自己是科院的學生,所以每次騎車都會路過圖書館後的保留地,經過時總是會多瞥一眼,覺得石板屋很酷,而這次藉著這堂課的機會能夠進入參訪,可以說是相當開心。


記得老師曾經說過,實地進入部落做田野能夠最大程度了解這個地方的文化,這次因為陳世國建築師的演講,終於明白了這一塊看了好多年的保留地上,這些建築所代表的意義與文化價值:石板屋上的人頭、屋內的煙燻痕跡、屋頂上自然採光的孔洞、精神信仰的祖靈柱,糧倉的防老鼠圓石板設計,交叉排放以增加結構與防漏水的竹屋屋頂結構設計,在如今這個時代還能看見原專班使用先人的舊技藝重建新建物,這些文化的傳承與對自我文化認同的思維,真的是相當難得。


《結語》


雖然這是一堂文學課程,但是真的很大程度的幫助我了解「原住民」,這個從小聽到大,在同一片土地上共同呼吸,卻不怎麼了解他們所擁有的文化與特質的族群,也許就是我們彼此都不夠深入去了解彼此,才會存在那麼多的刻板印象與衝突出現,也使得文化逐漸的消失殆去,對我來說,雖然自己了解的還不夠多,但在我汲取這些知識過後,會想要去推廣與傳達,讓更多人知道與了解部落的故事與傳統,而去重視這些珍貴的事物。



《原住民的文化復興》


    多元文化的意識在近幾年來逐漸浮現,許多非主流的群體開始受到社會上的關注和重視,原住民就是其中一個族群,我們會覺得不管是哪個族群大家同樣都是人類,但社會上的刻板印象或是政府政策的制定,在某些部份都讓少數族群感到不公正和無奈,說是要協助這些少數族群達到實質的社會平等,但間接地又將他們與主流社會的距離越來越遠。


    不過或許這樣的意識興起加上原委會的相關文化復興計畫,許多部落青年開始重視相關的文化振興工作,在部落設立社區發展協會,推廣部落特有文化甚至發展部落旅遊觀光業,或向耆老了解該族的歷史及各項傳統文化祭儀,學校開設母語學習,讓孩童從小培養對自身文化的認同並且傳承文化。除此之外,原住民的傳統建築也開始在部落重新出現,像是賽德克族所象徵通過後可以和祖靈們見面的彩虹橋還有傳統的家屋和穀倉,這些建築的出現無疑是對原住民傳承文化的過程中或是文化認同有很大的幫助,一個族群的建築形式還有內部的設置安排,反應了該族群的文化還有生活型態。


《原住民和建築的關係》


    聽了陳世國建築師的演講,才了解原來也有這樣的建築師以原住民文化作為接案的主軸,這才去思考原住民和建築的關係其實會是很密集的。原住民族群在文化面向是很多元豐富的,比起漢人他們有更多的文化因素在其生活中,像是服飾、飲食、傳統祭儀、生活模式、部落內的社會結構等等,雖然現在很難看到有原住民還居住在傳統的家屋建築中,不過若進到部落裡,會發現到一個族群特有的圖徵會出現在部落的各個角落,可能是剛進部落的門牌或是街道上的圍牆都可以明顯看出其文化特色,部落內的學校在整個建築設計上也是如此。陳世國建築師也有提到在設計這些建築的時候,最重要的是了解一個族群的文化脈絡還有歷史發展,所以他自己也去蒐集很多原住民的相關資料。


    我想對原住民來說,建築不僅僅只是一棟房子或是一個提供人類活動空間的場所,它代表著對自身文化的認同還有讓後代子孫可以了解族群文化的一個很多元的空間,在這個空間裡能做很多對族群有意義的事,就像老師所創建的松林書屋,書屋不僅只是一個建築,所蘊含著老師對於部落家鄉的關懷和文化傳承,而喜歡看書的部落居民也能從中找到認同,進而讓這樣的空間可以持續進行下去,為部落居民的人提供集體的凝聚感和文化意識。



土木四 湯予絃

<以土木系看原住民建築>


陳建築師分享了關於鄒族的傳統建築KUBA這個案子的經驗,令我印象深刻


出於對族人的尊重而不能使用丈量工具去作出精密的計算,甚至不用計算結構,一開始聽到還覺得這有多荒唐


但許多偏見和刻板印象就是這麼開始的,我沒有用足夠開放和同理的心去了解


相較於鋼筋混凝土,原住民傳統建築多是用方便從大自然中取得的材料,靠自己的雙手和簡單的工具蓋出來的,而不同建築也被賦予了不同的意義,乘載了族人的情感和傳統文化,是非常有溫度的


我很感謝也敬佩陳建築師帶給了我不同的視野,讓我認知自己還是有點自我意識


<定義?>


我們常常會用自己的認知去定義或分類我們不了解的事物


像是我以前一直以為石板屋是屬於魯凱族的傳統建築,後來才知道原來排灣族也有石板屋


心理原本有一種矛盾的感覺


覺得"石板屋應該是屬於先開始蓋這種建築的族群吧?"


我想這就是典型的"外人"的想法(現在想想都覺得自己很好笑)


如果有魯凱族或排灣族的人知道我的想法,他們一定會覺得我莫名其妙


"憑什麼自己部落裡蓋在那邊幾十年上百年誰誰誰的家,要被認為是別人文化裡的東西,那就是我們的族人蓋的啊,這就是我們從小長大住的地方啊"


文化是由人與土地和環境一起累積的


我的部落裡有茅草,我就用茅草蓋房子;我的部落裡有石板,我就用石板蓋房子;我住的地方常淹水,就把建築架高一點;我住的地方風大,我就把房子下半部嵌進土裡


就是因為傳統與文化都是自然形成的,才顯得它是那麼可貴與美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