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登入 註冊
專區首頁 專區百科 專區論壇 專區地圖
啟明拉瓦的原住民文學課

Advanced

Re: 報告3:_部落參訪1_5/08_曲冰部落與曲冰遺址(心得報告,600字以上,需分段,設標題。未參加者B文祖先的故事)


報告3:
(未參加者B文曲冰耆老田銀旺_祖先的故事。心得書寫)(請上MODDLE下載)






Edited 13 time(s). Last edit at 04/30/2020 10:00AM by cmchao.
(編輯記錄)

        煞煞停停的美好早晨


        一大早我充滿期待的去圖書館與大家會合。從小到大我就是被爸媽帶出去玩的孩子,因此從來都不會有暈車的狀況。而第一個到的我剛好碰巧遇到兩位司機大哥。在等待同學到來的時間,我的心裡就默默地盤算著要坐哪一位司機大哥的車?我選了看起來比較和藹的那位,以為技術會比較好⋯不過到曲冰部落的那個當下,下車時身體吵超級不舒服的!所以花了一些時間在除去胸腔的噁心感,休息過後好了許多。


        曲冰部落的所見所聞


        一開始我們在一個小驛站參觀,裡面擺滿了許多部落文化的小物,也有幾個孩子在用電腦。老闆娘很親切大方遞給我她的名片,看到她手工製作的手鍊,那時候我想如果要送禮那這些手工藝品將會是我的首選,原住民的織物與飾品一直很吸引我。逛完小驛站我們到一條有許多曲冰部落傳說的小路,這些神話故事讓我們更了解曲冰部落的歷史。另外我也發現每戶人家的大門都有木牌,一問之下才知道是姓氏!這讓我聯想到日本好像也會這樣,或許這是受到日本文化的影響?


        台灣之心與另一山頭的連結


        在聽總幹事介紹曲冰遺址時,懸掛在牆壁上的介紹板子出現了一個關鍵字:石板棺。台大人類學系發現曲冰部落是有石板棺的!這讓我想起大一時曾經到台東史前博物館看見的卑南遺址也有石板棺,而且它們的棺都是往一樣北東的方向!這件事讓我內心充滿驚喜與好奇⋯在荒蕪的幾千年,人類居然可以靠著雙腳翻山越嶺嗎?


        布農獵人巴度


        最後我們和巴度有一些小互動,這次的互動很難得。在好奇心驅使之下我問了幾個問題,也意外獲得了原來獵到熊這件事對布農獵人來說會是件不好的事。這次的校外參訪很充實,但是好可惜都只是淺層的了解與互動,如果有機會真希望可以跟當地有連結而不是像觀光客一樣像是外來者⋯



江柏翰

這次的戶外參訪可說是讓我期待已久,因為我是個喜歡出去戶外的人,尤其是這次能夠前往位於山上的曲冰部落,更是讓我多了一份興奮感。


  早上一打完工,馬上從山下衝到我們預定的集合地—圖書館前面集合,然而好像是因為我打工打的太晚了,所以變成最後一個到的,老師還差點打電話給我。集合完畢後,就分成了兩車,直接往今天的目的地—曲冰部落前進。一路上,我興致高昂地欣賞沿途美景,就這樣到達第一個地點。第一個地點是一個驛站,由當地的一位居民負責幫我們解說,首先他替我們介紹這個一戰是他的親戚開的,裡頭有販售一些手工藝品以及一些簡單的土司,讓經過的人可以簡單的果個腹,而那位居民也透過販售的畫作介紹一些原住民的故事。藉著我們一路往上,沿途經過了幾幅馬賽克拼磚,解說員幫我們講解了裏頭的故事,讓我更加了解曲冰部落的歷史。接著我們到了活動中心,換了一位解說員來幫我們講解關於考古的部分,從考古的工具一路講到曲冰遺址的開挖,讓我對考古又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講解完後,曲冰部落的講解員甚至直接請出一位真正的獵人大哥,透過發問的方式,讓我們了解昔日不同部落間的衝突已不復見,取而代之的是互相交流以及連姻,也透過提問去了解獵人在打獵時的一些事情。在題目結束後,我們驅車前往今天最後的地點—曲冰遺址。其實之前就已經來過曲冰遺址,不過那時候只是路過而已,而今天總算是能夠一睹他的真面目了。然而可惜的是由於時間的關係,到了現場之後,講解員只能幫我們簡單的講解了一下,我們就坐車回去暨大了,算是這趟旅程比較可惜的一點,不過我仍然收穫滿滿並期待下一次的旅程。



<新的視野>

【去程】


前往曲冰部落時我滿訝異會看到公車站,雖然在電視上有看過公車前往部落的畫面,不過親眼看到時還是覺得挺新鮮的,畢竟路途真的很遠而且還是山路。


【不傳統的竹屋】


我並沒有事先閱讀曲冰的旅遊資訊,所以也不知道曲冰其實有那間竹屋文化館(我忘了它叫什麼名字)。我試圖找出固定樑柱的繩編在哪裡但沒有找到,發現這屋子並非完全的傳統建築,竹子下和有水泥,牆壁是由二層竹子夾著塑膠板構成的。如果真的是傳統建築應該不方便在屋內使用水電吧。


【偏鄉資源與外地落差】


不知道曲冰算不算深山,不過在這麼遠的地方即使有公車交通還是很不方便,一天只有二班車。以前在電視上看到一個司機堅持多開一段路前往偏鄉載小孩的時候我覺得沒必要這麼做,這樣司機會浪費太多時間,但抵達曲冰體驗到當地環境後反倒認為這是好事,司機讓偏鄉的小孩有了更方便的生活而且還能成為小孩依靠的對象。不過這是站在「漢人、外地人」的角度想,也許人家在自己的家鄉生活得很快樂,是我受媒體影響過度放大了這種事(偏鄉與外地的落差)。


【安靜的部落】


原民青年(忘了叫什麼名字)帶我們走故事牆的時候說長輩們都出去工作了所以部落很安靜,跟我的家鄉不同,印象中長輩們早晨時都在家門外閒話家常。


【水利工程】


原民青年提到因某原因(我又忘了)部落正在興建水利工程,原來這就是我在去程時看到的土地開發畫面。好大片的土地都被剷了,零星散落著二三台怪手,地面是灰的,也許是石子。好久沒看見這麼廣闊而荒涼的環境了,更可能是自己第一次看見吧。很壯闊,很寧靜。


【獵人】


聽完古文物講解後的休息時間,一個男生騎著狂野的機車過來,沒想到是個獵人。獵人走近後我發現他穿著選務人員的衣服,可能是當地的發言人吧。獵人的雙腳沒有穿鞋而且有一層乾掉的泥土,看著獵人我很想知道他在森林裡追趕動物的畫面。獵人說來到部落要開開心心,不要像水泥柱一樣(配帶演出水泥柱),大家都笑了,我想這算原住民的幽默吧!


【回程】


這是特別的體驗,謝謝老師還有載我們的司機以及各參與當日行程的人帶著我們在部落走走!



期待已久的教學之旅


    雖然很早就得知5/8要出去部落參訪,但日子一天一天的過,期待指數依舊未減,直到上車前一刻都還在興奮著,興奮到遺忘自己很會暈車的這件事,不誇張,從小到大的暈車荒唐事蹟大概可以出一本書了吧!還好在老師以及司機的提醒下,這件事才向燈泡一樣亮起,立馬換去前座。


最美的過程


    一路上的風景真的美到讓我目瞪口呆,沿途,車開進了山洞,溫度急遽下降,路面不僅出現許多坑洞讓整台廂型車顛波不已,車頂上還能夠聽見水滴落的聲音。也不禁讓我思考,這遙遠的山路路程,物資的送達確實不易。經過了一小時的車程,迎面而來的是當地解說員,以及驛站,裡頭保有許多原住民的小飾品以及原住民相關的畫,老闆娘也帶著無奈的口氣說道:許多傳統技術正在失傳,像是織布技術,希望自己可以盡最大的心力,將這些絕技流傳下去。後續導覽員一一向我們講解部落的故事,以及某些傳統的由來,感覺得出導覽員有點緊張。爾後,有一個當地的小孩跑來湊熱鬧,著實可愛。後來想起部落資源匱乏,也一併聯想到小孩的衣衫,確實有點破舊,在驛站裡的孩童們亦是,會讓人感覺生活相對比較貧困一點。但與平地比較起來他們給我的第一印象是比較單純,不被物質欲望所束縛的那種。當地上午陽光充沛,村子裡也十分靜謐,導覽員說部落裡的老人都上山工作了所以才比較安靜一點,這也讓我不禁跟漢人社會做對比,因為若是漢人務農的話,通常田野會在家的後方,果園通常也在家的周圍,所以不是很明瞭還要一群人特地上山是甚麼景象。


結尾


    之後講解到了曲冰遺址的重要性,裏頭提到出土的文物有其他部落的遺跡,顯現出有貿易的情形,彼此間的交往應該也很頻繁,讓我覺得很敬佩,我們開車都要如此大費周章的,以前的人類居然可以利用雙足翻山越嶺,真是由衷的敬佩。最後要回程還見了當地獵人一面,也得知了很多部落的禁忌。很充實的一堂課,但礙於時間關係,也只能約略得知一些表面事物,希望下次能夠進一步了解。



B文曲冰耆老田銀旺_祖先的故事  心得  

  看了田銀旺耆老的書讓我感到非常的感動,這本書講述了所謂的祖先的故事,而這個故事就是祖先的文化及傳統習俗,也就是祖先的生活方式,並將他撰寫下來,這些文字裡代表著曲冰部落的故事,而這個文化也就是在此延續下來的,更能讓後代的族人了解這些失去的生活方式,但是這本書是由日文翻譯過來的,有些詞句會有所差異,也造成了這本書的小遺憾。 

  這本書讓我也想起了小時候的生活,從小就在山上生活的我,坐著父親開的車往埔里的路上是我最期待的過程,每當父親要載著我下埔里時,都會述說部落以前的歷史及傳說故事,在這短短一個多小時的路程,卻是我最享受的日子,現在的我卻也只能記著一點點的回憶,而這些回憶對於現在的我而言,是多麼的重要,而父親對我述說的故事裡就有我最印象深刻的也是我親身經歷的故事。

  父親說,部落對面有一座山,每當部落裡有老人過世,對面的山就會有落石落下來,而那落石聲就像是山巨大的哭泣聲一樣,整個部落都聽得見,小時候的我對於父親所說的故事都當成童話故事一樣,直到長大有一天,在親戚家聊天時,就有族人跑來叫我們趕緊回家,因為有一位老婦女跌倒並暈了過去,正當我們跑回去的過程裡,一股巨大的落石聲就在我們面前發生,真的就好像山哭泣的聲音,也在不久這位老婦女就這樣安息了,多麼驚人卻又讓我尊重的故事,也代表著部落流傳的故事是多麼的真實。

 



 南投的曲冰部落之旅


世外桃源


埔里,群山環繞,曲冰部落位於深山中,路途顛簸,對於我這個容易暈車的人來說是有點痛苦。心中不免祈禱能快點抵達目的地。一路上看著窗外景色,從平坦到曲折,原本酷曬的溫度似乎也隨著海拔降了一些。


抵達曲冰部落時,發現這個部落好安靜,有著靜謐的氛圍。也許是因為平日大家上班上學,也許是部落人數相較平地少了些,所以多了寧靜。原民導覽員熱心的為我們介紹部落的圖畫也與我們分享傳說故事,就像閩南文化一樣,都有著自己的傳說故事。每個文化都有自己獨特的味道。


曲冰遺址


    好驚奇,沒想到部落中居然有遺址,看過卑南文化遺址的我,不禁拿兩者做比較,也許是曲冰遺址較少為人知,年代也不夠久遠,所以較不被人重視。如果做好規劃,是不是可以帶動曲冰部落的發展?不過這又是後話了,也許部落人享受這樣靜謐的生活,不被外界打擾。


獵人巴度


    很難得可以親眼見到布農獵人,巴度說他都是在森林裡赤腳跑來跑去進行狩獵的動作,也了解到捕獵的一些禁忌,在過去一直以為獵人會喜歡獵捕大型動物,沒想到在布農族裡面,熊是不能獵捕的。不過挺可惜,時間不夠沒有更多與巴度交流的機會,但是還是很感謝老師安排這樣的部落參訪,讓我們實際走訪,看見部落的美,看見部落不一樣的文化。



B文曲冰耆老田銀旺_祖先的故事 心得


    儘管文章是經由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編譯的,它仍保有了過去部落的傳說與記事,這也是記錄之於文化的重要性。唯一美中不足之處只有它是經由日文翻譯而來,因此可能與原意有未貼切之處。


    文章共分成七個章節,由《祖先的故事》到《異種族間的獵頭行動》,詳細地記錄下曲冰部落的傳統文化與習俗。


    其中讓我感到特別有趣的故事之一為〈變成菸草的女人的故事〉。


〈變成菸草的女人的故事〉


    故事中男人與女人為一對夫妻,可謂是琴瑟之好。然而有天女人生了重病,面對傷心至極的丈夫,她說自己逝去後墓地上如果生了異草,就將葉曬乾,用煙管吸菸,世間煩惱都將盡除。


    這篇故事帶有奇幻的傳說感,其實想傳達的意義很簡單,就是家人逝去後化為菸草,幫在世的人除去煩惱。文章中可得知女人不願男人在她逝去後傷心過度,便成為菸草為男人忘憂解悶。可謂菸草為傳說故事中原住民思念家人的一種慰藉。


    根據中央研究院撰寫的文章了解,從前原住民有種植菸草的習慣,然而在公賣局的大量銷售下,菸草的私人種植文化消失,只剩山地上的雜貨店能看見菸草的身影。可惜的是,台灣原住民菸草文化僅剩於傳說故事,以及博物館中菸斗的保存中。


    傳說故事通常帶有「宗教」、「合理解釋」、「社會」、「教育」等功能意義,傳說為原住民社會與價值觀帶來深遠的影響,然而經過歷史摧殘、時間洪流,以及主流文化的強勢壓迫,原住民傳統文化以及精神逐漸被遺忘。我認為原住民傳說故事中充滿許多前人寶貴的智慧,願這樣帶有傳統精神的故事能被記錄,並永傳下去。



《走進部落-仁愛鄉萬豐村曲冰部落》


    坐著車一抵達部落就有當地的原住民帶我們到曲冰部落文化驛站,驛站裡面有很親切和藹的老闆娘、傳統的布農族文物和幾幅代表原住民歷史文化的畫作,聽著部落青年細細解說圖畫的意涵,而老闆娘則訴說著這幾年不斷地去跟其他地方做文化的交流,以期希望可以讓布農族的文化可以繼續傳承下去。部落文化發展是近幾年原住民族蠻重要的議題,如何讓大家認識原住民?如何讓後代子孫能夠了解自己的文化是什麼?如何把原住民文化傳承下去?這樣的議題興起,似乎讓每個部落都開始去學習如何將這份珍貴的文化傳承下去,走進部落會看見特有的文物小館或是社區發展協會,也印製了很多文宣品或是販賣一些飾品服飾,我特別喜歡這樣的文化驛站,因為可以對這個部落有初步的認識和了解,驛站裡面濃濃地原住民文化氛圍也讓人陶醉在其中,讓人更想了解這個部落的故事或是發展歷史,而部落裡的重要文建站的出現,對部落裡居民的集體意識或是對外的觀光都相當有幫助,也提供了部落居民另類的就業財源機會。




《曲冰部落故事牆》
        故事牆是最好去了解部落歷史的重要媒介,部落故事通常和神話有相當的的關係。部落解說的青年說,在遠古時代萬物都跟人類一樣會講話,也可以和人類溝通,所以就衍生了很多有趣的故事。其中有一個我印象相當深刻的就是紅嘴黑鵯的故事,在遠古時代常常會氾洪水,族人會到山上避難,但常常忘記帶火種,紅嘴黑鵯就會幫族人飛去山上找火種,所以布農族有個禁忌就是看到紅嘴黑鵯不能去獵殺牠們,因為牠們是幫助族人的重要恩人。而此外也有布農族和賽德克族爭奪地盤的故事,用石頭來劃分界線或是一些文化的隔閡引起族群間的爭執,而在最後要離開部落的時候,有同學向當地部落族人提到在現在還會有不同族群間的隔閡嗎?族人說現在比較少了,族群間雖然文化還是有差異,但不會像以前一樣為了要爭地盤而有爭執,和當地族人這樣的交流,能夠更真實地去了解現今的原住民文化,也是為何要親身走進部落的重要性。



《台灣第一處高山原住民考古遺址-曲冰遺址》
    曲冰部落是布農族最北端的一個部落,會命名為曲冰是因為發現了重要的考古遺址,曲冰遺址。聽著解說員詳細介紹,我想這個遺址的重要性是因為它是台灣第一處的考古遺址,且證明了原住民這個族群其實在史前史代就已經出現了,但還無法得知是哪一族的原住民族群,打破了大家所說的由於漢人來台開墾,因此原住民被漢人趕到山上的說法,在史前時代原住民族就在高山棲息了。出土的文物很多樣,有玉器、捕獵用的石斧、捕魚的網子還有相關耕種農業的器具,反映了當時原住民族多樣化的生活型態,讓人大開眼界。




《部落參訪後》
透過這次曲冰部落參訪,我又多了解到了一個部落大概的發展歷史還有布農族的一些特殊的文化,而更讓我有很大的收穫是曲冰遺址,之前從未聽過原來有曲冰遺址,這次來也對原住民的考古歷史有一個新的概念和想法。實際走進部落中,享受部落山林的美好和獨有的文化氛圍,去理解一個族群的發展歷史,著實美好。







5/8相遇曲冰

一、走進曲冰

看著地圖上熟悉的武界部落,卻未曾到訪,透過這堂課,先來到了附近的曲冰部落。部落並非那種已被商業包裝的味道,仍然保有純樸和真誠。一下車,穿著布農服飾的青年戴著導覽專用的小蜜蜂迎接我們,乍看之下感覺很有制度,像是過往參加戶外教學觀光景點的導覽員,接觸了之後發現並不然,就像我們第一個探訪的社區空間兼售原住民小物與茶點店,存在的價值遠大於他的包裝。 

二、參與曲冰

隨著導覽員的腳步,聽著他未被包裝過的導覽語,我感到親切,畢竟我讀觀光,經常不自覺對觀光相關的事務用更高的標準來看待,用商業化、具有標準流程制度的「觀光商品」來評斷,忘記去感受它的核心理念。與此同時,我一邊享受曲冰部落發展不完全帶來的溫馨親和,一邊卻又感嘆此處必然須以商業化包裝作為發展目標,才能帶來更多觀光客,加強吸引力。非常有趣的是社區發展協會的教室,對一同進去的小朋友可能是一個遊戲場,我相信這肯定是導覽員花了很大心力才有的產物。非常喜歡「老獵人」,他讓整場參訪活動鮮活了起來,原住民的熱情豁達、樂於分享總是讓人難以忘懷。

三、在曲冰之前

遺址是從前所遺留的事務。曲冰遺址和我想像的不同,記憶中刻板印象的遺址是位在台東的十三行遺址,規模壯大且珍藏完善,更已成為觀光景點。一到曲冰遺址入眼所及都是草綠,如果不是因為特別標示、隔離,還以為只是一處平凡無奇的荒地,沒想到這樣的一處荒蕪底下的歷史對於文化、考古如此重要。

四、回到生活

被陽光和親切壟罩的上午,沿著彎彎曲曲的山路一來一返的,路上滿是自然風光也讓人心曠神怡,但同時也不免於山路顛頗的暈眩,只好捨不得地將雙眼閉上,試問自己是否還會前來:心裡想,但是行動難;這也會是曲冰想發展部落觀光必須克服的一阻礙,期待再次走進曲冰的時候。